资讯  技术  商城  商机  人脉  电视  样本  黄页  下载  书刊  专题  字典  地图  会展  论坛  博客  专家顾问  砂浆医院  网站导航
我要投稿

稻盛和夫:只有谦虚的人才会与好运相遇,获得幸福

   编辑:文武  邮箱:info@mortar.cn
2019-02-27 14:24:25 保护色:默认白 牵牛紫 苹果绿 沙漠黄 玫瑰红 字体:小字 中字 大字 点击数:0

摘要:“现在只是过去的结果,将来要看今后的努力”这是稻盛和夫面对现在的成绩和将来的目标所持有的态度。

“现在只是过去的结果,将来要看今后的努力”这是稻盛和夫面对现在的成绩和将来的目标所持有的态度。

 

在新年第一天之际,我们节选了稻盛和夫有关“谦虚”的论述,祝福各位在新的一年继续保持谦虚不骄的态度,努力奋进,不断进步。

 

 

 


不管具备多么卓越的才能,不管这种才能孕育了多么巨大的成果,所有这一切属于我,却不归我所有。

 

才能和功劳不可独占、不可私有,而应用于为世人、为社会谋福利。

 

换言之,自己的才能为“公”所用是第一位,为“私”所用是第二位。这是“谦虚”这一美德的本质所在。

 

——稻盛和夫


必须经常保持谦虚的姿态


据说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持有“自我中心”价值观的人,即个人主义思想严重的人,会不断增加。但是,在“自我中心”价值观的人当中,只能产生“自我”与“自我”的冲突,需要团队间互相配合的工作就无法取得进展。

 

陶醉于自己的能力或微不足道的成功,骄傲自满,就得不到周围人的帮助,还会妨碍自己的成长。为了形成团队合力,在和谐的气氛中有效地开展工作,必须意识到“有了大家才会有自己”,持续保持谦虚的态度,这是非常重要的。

 

谦虚使人进步

 

我一直强调“必须经常保持谦虚的态度”,谦虚才是学习上进的源泉。中国古语中有“惟谦受福”的格言,意思是傲慢得不到好运和幸福,只有谦虚的人才会遭遇好运、获得幸福。

 

说到谦虚,也许有人会感到没有面子,但这种想法不正确。人,往往正因为没有内涵,才需要自吹自擂,借此来满足自己的显示欲。谦虚的人有时会被认为是傻瓜,其实觉得谦虚的人是傻瓜的人才是真正的傻瓜。

 

中小企业的经营者,如果稍微有点盈利就沾沾自喜,不知天高地厚,那么他们的企业就得不到进一步的发展。如果失去谦虚之心,傲慢起来,那么靠神灵的保佑好不容易才提升的收益,获得发展的公司,会转眼间就出现赤字,面临破产。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把保持谦虚的姿态铭记在心。

 

前文有述,企业经营者必须使团队团结一致,统一方向,始终保持心心相印的和谐气氛,才能最有效地开展工作。要养成这样良好的企业风气,首先领导要保持谦虚的态度,只有领导以身作则,下属才会跟着一起前进。

 

如果企业中的中层管理人员摆架子,上层领导骄傲自满,那么团队配合就搞不好,形不成团队合力。职位越高的人越应该谦虚谨慎,深入群众,向大家传递企业的理想,努力营造良好的工作氛围。

 

如果公司领导和一般员工都有“谦虚的姿态”,那么就能营造出和谐的人际关系,在此基础之上,企业一定能发展壮大。

 

人一旦傲慢必定灭亡


顺着佛陀“知足”的思想去考虑,那么,可以意识到,现代文明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已经足矣,不再前进也无妨。有人会说:“不!还远远不够,我们希望更加富裕的生活。”我想对这些人说:“让我们更谦虚一些吧。” 历史上凡是失却谦虚的文明,全部灭亡了。

 

在这一点上,个人也一样。中国自古以来就有“惟谦受福”的说法,不管是帝王将相还是实业家,不管取得过怎样的丰功伟绩,一旦失却谦虚,傲慢起来,那就必然灭亡。

但问题是,现在的人类不约而同一齐傲慢起来,所以,回归谦虚,重新树立对自然的敬畏之心,非常重要。

 

在此之上,必须建立人类共同的哲学,构建21世纪拯救人类的新的哲学。然后希望全世界的领袖们汇聚一堂,集思广益,出谋划策,共同探讨人类的出路。

 

以埃及文明为代表,古代的人类都对太阳抱着某种信仰,也就是对自然的一种敬畏之情。大家都抱有一种明确的思想,就是人类靠自然的恩惠才能生存。

 

然而到了近代,充满好奇心的人类发挥自身的智慧,推进了科学技术的发展。这个近代文明的发展,不以自然而以人类为主体,似乎发挥人类的智慧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利用自然。

 

因此不断地改变自然、放肆地破坏自然,在此基础之上,构建了由高度的科学技术支撑的近代文明。构建了对人类而言非常优秀、非常舒服的社会,科学技术的发展,让人类觉得自己的一切理想都能实现。

 

宏观上讲,人类飞进了宇宙空间,微观而言,人类踏进了纳米世界,或者已经能够操控生物的DNA。然而结果是人类生出了傲慢: “我们可以为所欲为!”“只要让科学技术不断发展,我们将无所不能!”

 

不错,是人类孕育了卓越的科技,但人类因此滋生了傲慢,现在的人类正在错误的道路上加速奔跑。我们不必提倡复古,但像古埃及人一样,感谢太阳的恩泽,对太阳抱有虔诚的信仰之心,回归到这样的思想。

 

就是说,傲慢的人类,应该重新以敬畏之心应对自然,回归尊重自然的哲学。

 

我们现代人,也应该对自然的伟大力量抱持虔敬的态度,这样才能稍稍节制人类的傲慢。人类的傲慢破坏了自然环境,带来了以地球暖化为象征的、深刻的环境危机。

 

地球已处于危险状态,这次参加日本北海道洞爷湖西方八国会议的首脑们都承认了这个事实,但谁也不肯承诺“自己率先垂范,为改善环境作出牺牲。”对危机的认识不断加深,但具体对策却向后拖延,会议就这样草草收场。

 

我以为,“国家”存在本身就带来了人类的傲慢。不论大国还是小国,不论先进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大家都在争取和维护自己的“国家利益”,即所谓的“国益”,实质上是“以国家为单位的私利”,各国为争夺自国的私利而陷入傲慢。

 

各国只主张自己的“国益”,当然会发生冲突。极小、极小的领土归属问题,往往引发国际性的纷争,由开始时小小的火种导致大动干戈。

 

在核扩散难以遏制的今天,还可能诱发核战争。为了防止此类悲剧的发生,我们都必须恢复谦虚的态度。在这个小小的地球上,如果各国一味强调自己国家的利益,人类将无法生存下去。

 

抱着“利他之心”,考虑人类全体的利益,国际社会必须建立起能够持续和平繁荣的邻居式的友好关系。在自然界,在这个狭小的地球上,动植物都在友好地共生共存,只有人类制造出国家,决定了国境,主张自己的国益,计较自己的得失。

 

人类要向自然界学习,回归谦虚,再次感谢自然的恩惠,不是我们在自然中“活着”,而是自然“让我们活着”,意识到这一点,我们就应该重新回归谦虚和虔诚。谦虚是日本人失却的美德之一。

 

颔首低头以示恭敬,功劳让与别人,得意时不忘形,互相礼让,秉持一颗审慎谦卑之心。人生在世,有时需要强调自我,坚持自己的主张。但是谦虚这个有代表性的美德渐渐被我们遗忘,却不能不说是日本社会莫大的损失。

 

住在这个国家里不再感到愉悦,失却谦虚礼让是原因之一——这决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确实,对凡人而言,要始终保持谦虚决不是容易的事。我这么强调谦虚,但骄傲自大之心有时仍然让我有些趾高气扬。

 

在精密陶瓷这个未曾开拓的领域,我开发了很多新技术新产品,京瓷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发展,同样KDDI的发展也令人惊叹。周围的人异口同声称赞我,甚至吹捧我。聚会时奉我为上宾,让我坐上席,要我致词介绍经验,这些似乎天经地义。

 

虽然我不断自我告诫要虚心,但久而久之,有时仍不免自我陶醉,在心底一角冒出自满情绪。我那样拼死努力,业绩如此辉煌夺目,接受这样的礼遇不是理所当然吗?

 

偶尔会这样志满意得,但某种境况下我又会猛然醒悟:“不行不行!自满情绪要不得。”立即检点反省自己。即便已经皈依佛门,直到今天,我仍会有这种心理上的反复。

 

仔细想来,我所具备的能力,我所发挥的作用,并没有非我不可的必然性。别人拥有同样的才能,扮演与我相同的角色,也没有任何不妥当,没有任何不可思议之处。至今我所做的一切,别人也可以取而代之。

 

所有这一切,都是上天偶尔赏赐予我,我不过努力加以磨炼而已。我想,任何人的任何才能都是天授,不!才能只是从上天借来之物。

 

因此,杰出的才能,由这才能创造的成果,属于我却不归我所有。才能和功劳不应由个人独占,而应该用来为世人为社会谋利。就是说自己的才能用来为“公”是第一义,用来为“私”是第二义。我认为这就是谦虚这一美德的本质所在。

 

然而,随着谦虚精神日趋淡薄,把才能私有化的人有增无减,特别是身居要职,理应成为众人楷模的领导人,这一倾向尤为明显。曾经具备优秀传统、出色业绩的大企业,原有的组织规范、伦理道德已经废弛,以至违规违法的丑闻层出不穷。还有那些受国民委托管理公共行政、薪金来自民脂民膏的官僚,利用特权中饱私囊者也不乏其人。

 

大企业的领导、干部和官僚,他们的能力无不高人一等,为什么他们常常丑闻缠身,贪污渎职呢?因为他们把才能据为己有。他们认为才能纯属私有,而非从上天借来之物,不必用之于公,心安理得地把才能用于满足自己的私利私欲。

 

我年轻时日本社会还很贫困,当时我认为人生在世最重要的、而且我努力去做的是“诚实”二字。对人生对工作,尽可能做到诚实。不马虎,不偷懒,拼命地工作,认真地生活。我认为,这对经历过贫苦时代的日本人来说并不稀奇,这是融入当时日本人血肉的一个特征,也是一种美德。

 

不久,日本经济起飞,社会变得富足、安定,京瓷的经营也上了轨道,规模扩大。这时“感谢”在我心中占的位置越来越大。诚实的努力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此时,“感谢”之情在我心中油然而生。这种体验反复多次以后,“感谢之心”在我身上成形,成为我生活中始终贯彻的道德准则之一。

 

回顾自己,“感谢之心”就像地下水一样,滋润着我道德观的根基。而这与我在幼年时的体验深切相关。

 

我的老家在鹿儿岛,我四五岁时,父亲带我去参与过“隐蔽念佛”。所谓“隐蔽念佛”,可远溯至德川时期,“一向宗”受到萨摩藩的打压时,那些虔诚的佛教徒把宗教仪式偷偷保存了下来。我幼小时,还保留着这种信仰方式。

 

和几对父子一起,我在日落后漆黑的山路上,借着灯笼的亮光,一步一步攀登。大家默默无语,在恐怖和神秘气氛的笼罩下,幼小的我也拼命地紧紧跟在父亲后面。登山的终点是一户人家,进去一看,佛龛里摆放着气派的佛坛。身穿袈裟的僧人在前面诵经。屋内零星点着几支小蜡烛,十分暗淡,我们各自坐下,融入那昏暗之中。

 

孩子们端坐在僧人后面,静听着低沉的诵经声。诵经结束,孩子们按指示一个接一个向佛坛献香拜谒,我也照着做了一遍。这时候僧人会对孩子简单地说几句话,有的孩子被要求再来,而我听到的却是:“你已经行了(不要再来了),今天拜过就好了。”

 

接着,那僧人又说:“从今以后,你每天都要说‘南无、南无,谢谢!’向佛表示感谢。活着的期间,只要这么做就可以了。”然后他转向父亲说:“这孩子以后不用再带来了”。好像给我的人生下了个保证。

 

记得当时幼小的我,好像通过了什么考试,又像得到了师父的真传,又自豪又高兴。这是我最早的宗教体验,印象深刻。我想,当时我学到了感谢的重要性,这种意识塑造了我心灵的原型。

 

实际上一直到现在,只要有什么事,“南无、南无,谢谢!”这句话在无意识中就会脱口而出,在我耳边回荡。我拜访欧洲的教堂,为教堂庄严肃穆的气氛所感动,这时候我也会情不自禁地念诵这句话。

 

这句“祈祷”的话语,已经超越宗教、宗派,融入我的血肉,已经成为渗入我内心深处的“心灵的口头禅”。

 

作者 | 稻盛和夫 曹岫云 译

来源 | 摘自《六项精进》第四章

 

 

  • 上一条:
  • 下一条:
  • 来源: 企业经营者思维
    中国砂浆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禁止擅自篡改稿件来源。

    ②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稿件,是本着为读者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

    相关新闻
    内容:
    验证码: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
    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8-838-178 道豪科技 E_mail: ceo@mortar.cn
    Copyright © 2002-2010 dowell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51871号